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“你的想法是挺好的,可是牛家城堡只有這一臺仿生網絡接入裝置。.『.難道你要去白石城嗎?”牛小姐搖搖頭:“雖然很佩服你,但白石城非常危險,我們派去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回來的。那里被仿生人占領了!”

    也對,要是有第二臺接入裝置,牛家上上下下這么多人,早就派人進入網絡看情況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幫你接入仿生網絡,”卡拉對錢鏡微笑著說道:“如果你愿意的話,我能用現在這臺設備的接口,將你也連接到網絡中去。”

    “錢鏡,小心些。”胡噶將手按在錢鏡肩膀:“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錢鏡回過頭來看著雙頭食人魔:“我還以為你勸我不要去呢!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說讓你去參加魔法大賽,你還說不想去,結果拿了冠軍回來。而我沒說讓你去暗日地球,然后就出了事。”胡噶嘿嘿一樂:“所以,我只要讓你去的時候,你就會被祝福,一定會有好運氣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的祝福了啊!”錢鏡翻了翻白眼。他轉頭看著卡拉,“你需要什么準備工作嗎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打開這個仿生網絡接入裝置的機箱,然后還需要一些通用接口的導線,一把線鉗,一些導電的夾子,其他就不需要了。”卡拉指了指自己的肚子:“我這里有剩下的一些輔助裝置,足夠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姐瞇著眼睛觀察錢鏡和卡拉,總覺得這兩個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不過,本源地球的牛二當家說白旗雜貨店的人可信,那她也不好說拒絕的話,就將這件事完全交給他們。只是錢鏡要求他們進入網絡的時候,不希望其他人在現場,這令牛小姐有些不滿意。

    錢鏡看看卡拉,然后對牛小姐搖搖頭:“小姑奶奶,我和你的目的都是一樣的,就是救助牛堡主。我只是有些秘密手段不想在眾人面前展示而已,通融下吧。你們都在門外,我又不能跑到哪里去,對不對?”

    牛小姐還是有些不滿意,但主要是沒法滿足自己的好奇心,而不是害怕錢鏡對自己爸爸做什么。她勉為其難地將所有人帶離房間,然后和胡噶一左一右守著門口,一半是監視、一半是不準別人闖進去。和雙頭食人魔坐在一起,她很快就把興趣轉移到“兩個腦袋是什么感覺”的問題上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還有什么秘密的特殊手段嗎?是否會影響大腦信號?如果有可能的話請告訴我,我好事先做一下調整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讓你是仿生人的信息泄露出去。畢竟這里的人對仿生人非常警惕,很有可能做出傷害你的舉動來。”錢鏡對卡拉說道:“你從一開始對人類就是保持善意的,而善意應該得到善意的回報。我希望……等等,你剛才叫我主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已經得到你的授權,并綁定你為主人了。直到你解除綁定,我都將為你服務。”卡拉微笑著說道:“我是非武裝型號的個人助理,我能做很多事情,可以說基本囊括了各種非武裝型號仿生人的所有功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你自己是輔助智能非變異仿生人,非變異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使用變異技術,我的身體質感與人類基本沒有區別,不過我維護起來更繁瑣和昂貴,需要專門的營養液才能保養皮膚。”卡拉微笑著對錢鏡說道:“這不會給您添很多麻煩吧?”

    “也許……問個問題,你知道怎么保養自己嗎,比如需要什么技術和設備?如果你完全自由,能自己生活下去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。我計算了一下,在五年內損毀的概率是三成,十年內損毀是九成。”卡拉的笑容消失了,雙眼淚汪汪的,雙手在胸前抱拳: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懂了,不會扔了你的。但是你得知道,我不懂怎么維護仿生人,所以你得告訴我你需要什么。而且,我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帶你走的話……”錢鏡猶豫了一下,但看到卡拉可憐楚楚的樣子,很難不興起保護的*來。“帶你走的話,必須將你需要的東西都帶上。要記住,是所有的設備和保養方法說明。對了,我進入仿生網絡后,拿到資料,怎么將資料拿出來啊?不會是記在腦子里吧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份儲存器,可以存放在我這里。或者使用接入座椅的儲存器——如果它的空間足夠大的話。”卡拉破涕為笑:“我會努力照顧好自己,不讓主人太操心。”

    錢鏡已經無話可說。除非他是個毫無良心的無恥混蛋,否則他絕對不可能扔掉卡拉。卡拉特別乖巧,或許是她的性格,或許只是當初設計如此,但她的各種表現,無一不擊中了錢鏡心中的軟肋。但是,在這個地球上,他還不能放松警惕,甚至要盡可能一直保持嚴肅。“開始吧,將準備工作做好,然后早點完成任務。”

    卡拉蹲下身子,打開牛堡主座椅的后蓋,從里面引出導線來:“真幸運,這一套設備所有功能配件都是齊全的,不用再額外改裝了。”

    她撩起頭發,露出光滑潔白的后頸。細長的指甲掀開一小塊皮膚,露出下面的系統接口來。將連接線插上,然后跪坐在地上,指著自己的大腿對錢鏡說道:“請躺上來,然后隨時都可以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腿上?”錢鏡表現出矜持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這里比較柔軟,當做枕頭會讓你的身體比較舒適。而且,我要同步接入裝置的信號,這是必要而且最優化的姿勢。”

    “只需要必要兩個字就行了。”錢鏡躺了下來。她說的沒錯,是挺舒服的,就是視野不太好,遮擋較多。拉卡抬起并伸展兩只手臂,并且指尖對指尖,在錢鏡頭頂上擺成一個環形。隨后,她微微向前俯身,低下頭,正好做到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“同步開始,系統接入。”卡拉的眼睛閃爍起來。果然是和高頻致眩閃光同一科技樹的東西,只不過柔和很多。錢鏡只是感到睡意上涌,連打了三個呵欠。

    “主人很難被催眠呢……”卡拉用溫柔的聲音說道:“座椅的功率已經達到額定極限,我要開啟輔助功能了。”

    錢鏡已經有些迷迷糊糊,但還是一字不差地全都聽了進去。他正要問輔助功能是什么,就覺得眼前一花,周圍的環境就變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個充滿柔和白光的世界中,沒有天地、沒有世間萬物,只有孤零零的自己。腳下空無一物,卻有堅實踩在某種東西上的感覺。“不對啊,這是錯覺吧?沒有大地,這種情況應該沒有重力才對。”

    念頭一起,重力消失,腳下也沒了大地的感覺,他懸浮在空中。“嘿嘿,還是不對,失重后我的腦袋應該充血才對,耳朵的平衡系統器官也會報警。”

    念頭又一起,眼前的白光消失了,卡拉的曲線又出現在自己面前。“主人,你的精神力好活躍,而且強度超乎常人,仿生網絡跟不上你的節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進去就覺得那里是假的,然后就被彈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自從系統正式上線以來,能夠在載入階段就被系統斷開連接的你還是第一個呢!還是主人的與眾不同造成的。”卡拉低著頭,臉色紅潤,溫柔說道:“這次,請你不要太興奮,盡量保持平常心。”

    錢鏡點點頭,深呼吸放松心情,然后再次盯著卡拉的眼睛,昏沉沉睡過去。這一次,他很順利進入了白色的光芒世界,而身邊還多了一個人。卡拉穿著和錢鏡一模一樣的衣服,小心翼翼地站在身邊。

    “你也能進來?哦對,這對你來說應該不難。”錢鏡指了指周圍:“四面八方都是白茫茫,這應該朝哪邊走?”

    “跟我來就好。”卡拉牽著錢鏡的手,帶著他向前走了兩步。周圍白茫茫的世界在一瞬間改變了,一座滿目瘡痍的廢墟突然蹦了出來。殘垣斷壁難以遮住煙火的濃烈氣味,搖搖欲墜的大廈擋不住不斷響起的爆炸聲。從頭頂呼嘯而過的黑影拖著長長的白色尾煙,一路上不斷向外釋放著絢爛的煙花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系統故障造成的破壞嗎?”錢鏡四下張望,他發現自己的目光看向何處,何處就會產生破壞,比如小型的爆炸、腐蝕和熔毀、破裂和倒塌。

    “我沒法回答這個問題,這里遭受破壞的形態已經完全超出了系統的預估,我們現在處于理論之外的情況。”卡拉微微皺起眉頭,雙眼掃過周圍的殘垣斷壁。她只能從僅存的線索中確定自己在哪兒,可……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些問題產生了,這里的建筑物和街道我完全不認識。某種錯亂發生,而我無法反推計算。”卡拉雙手在胸前握拳,傷心地說:“我迷路了,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那就根據直覺吧。”錢鏡琢磨著,相比于背后的方向,面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“加油,向著鼻子正對的地方前進,咱們要快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在混亂的仿生網絡世界中前進,一路上避開那些特別不符合常理,看起來就充滿危險的世界。很快,兩人的前方出現一座高大的中世紀城堡,終于擺脫了殘破和混亂,終于是那種整整齊齊、堅固嚴肅的模樣。巍峨的城墻有十多米高,四座箭塔擺在迎向錢鏡的這一面。城堡的主體有著哥特式的高大尖頂,一面紅色為底,中間是個黑色“丫”字的旗幟在城堡最高處以及箭塔頂端飄揚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沒見過這個建筑。”卡拉一旦覺得自己幫不上忙,就會變得非常窘迫,進而不斷緊張。“主人,你看城堡兩邊……似乎崩壞的情況更加嚴重。”

    的確,城墻包圍的地方看起來穩定而堅實,城墻之外就是混亂和破壞。很顯然,城堡里面相對于外面要安全一些,特別是一條寬暢平整的道路直通城堡的吊橋,大門是敞開的。

    “咱們只能去那邊看看了。”錢鏡帶著卡拉向前走。

    接近吊橋的時候,兩個人發現一個奇景。就在道路兩側的地上,堆滿了鞋子、襪子和各種各樣的衣服。這些都不是垃圾,沒有破損、沒有異味,仿佛是嶄新的一樣。在衣服和鞋子旁邊,一個很明顯的告示牌立在路旁,上面的字高亮顯示著:

    “岔路城堡,安全的庇護所,躲避混亂的地方。所有想要進入的人要尊重主人的規矩,不得傷害主人,不得互相傷害,便能得到安全庇護。為了防止混亂和破壞被無意中帶入城堡,進入者必須自愿脫下身上的衣物,扔掉所攜帶的危險物品。安全之地得來不易,萬望珍惜。”

    錢鏡不敢相信居然還有這樣的規矩,居然要脫衣服?等等,這里是網絡世界吧,衣服不過是數據,難道有什么危害嗎?呃,這樣一想,身上的衣服是怎么來的?理論上不該有吧?

    他只是這樣一想,衣服就沒了,包括卡拉的……羞憤的仿生人一下子撲進衣服堆里,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遮擋起來。“主……主人,你要保持冷靜,別亂想。你已經讓預載入系統崩潰過一次了!”

    想什么就會實現什么,可能是心靈塑形墨水在這個網絡中發揮的作用吧。“你先等一下,我先進入看看什么情況,或許對面有可以更換的安全衣服。嗯,里面似乎沒人,這挺奇怪的,你先在這邊等著我哦。”

    卡拉頭頂著一件寬大的夾克坐了起來,臉色紅撲撲的,害羞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錢鏡走上吊橋,腳丫在木板橋上踩出嘎吱嘎吱的聲音。周圍靜悄悄的,敞開的大門沒有人把守。“如果沒人檢查,那有人穿著衣服進去又會怎么樣呢?嘶,怎么有點硌腳?”

    他以為是小石子之類的東西,低頭一看卻發現橋面木板上有凹凸不平的紋路。錢鏡蹲下身子瞪大眼睛,發現那些紋路是許許多多小字。這些字緩緩扭動著,從模糊變得清晰,然后變成了錢鏡的母語。

    “這?似乎是某種契約?”

    整個吊橋就是個契約,錢鏡發現自己正站在第六百六十六條上。這一條很簡單,寫著五個字:在此處簽名。錢鏡的腳丫就踩在上面,十個指頭在上面留下了十個指紋。

    “契約成立,又多了一個可以砌在墻里的堅實靈魂,這真是太好了。”古怪的聲音從城堡中響起,緊接著一個人形的有銹紅色皮膚的健壯怪物出現了。它被一圈王冠般的突出尖角環繞著,在尖角、四肢和強壯軀體之間,無數長長的契約文本糾纏環繞,里面每一個字都閃耀著地獄的火、滴落著靈魂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的靈魂如此強大,真是太值錢了,這次賺翻了!你從什么地方來的,那里有很多你這樣的靈魂嗎?地球是什么地方,難道是地精的星球?不管了,反正我有足夠的時間搞明白。”那紅色有角(三倍速)的怪物對錢鏡招了招手,便將他變成一團紅色的火收入掌中。

    “古怪,為什么中間有一團黑不溜秋的東西,活躍程度居然是靈魂本身的十倍?這是什么東西?不管了,只要是賺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用契約作為衣服的魔鬼隨手一扔,將錢鏡的靈魂投入墻中。正在這時,卡拉從衣服堆里沖了出來,歇斯底里地高喊著:“放開我的主人!”

    “歡迎來簽署我的契約,這樣你的心愿就能得到滿足。”魔鬼微笑著,絲毫不在意沖鋒的卡拉——他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殺了那女孩。居然會有那么多人將自己的靈魂放進這個崩潰的世界里,簡直唾手可得。只要他們簽署契約,哪怕只是在契約上留下每個人獨有的印記就好。

    “指紋、腳紋、血液、瞳孔,還有什么來著?發展真快。”魔鬼擺擺手,轉身向城堡里面走去,卻突然停住了腳步,臉上露出陰險詭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想要反抗?你以為我會怕地獄契約嗎?費奇,你做得事情越多,賠給我的就越多,別以為被流放除名就可以擺脫對家族的牽連!你且等著,看我怎么收拾……咦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錢鏡的靈魂突然炸裂墻壁,紅色的靈魂火苗中射出黑色的毀滅之光,只是幾秒鐘魔鬼的城堡就變得千瘡百孔。“不……那是什么鬼東西,居然能改變地獄的規則?撤,我要趕緊撤退!”

    魔鬼焦急地揮舞著雙臂,試圖將城堡收起,然后從這個倒霉的地方離開。可就在此時,他被黑色的毀滅之光擊中,劇烈哀嚎起來。

    這撕心裂肺的聲音持續了大約半秒鐘,就和整座城堡一起消失在空間亂流之中。卡拉呆呆地看著原本城堡所在的地方變得空蕩蕩、光溜溜,從吊橋到城堡連根毛都沒剩下。她雙眼流淚,緊緊咬著顫抖不止的下唇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去哪里了?怎么突然只剩下一個坑了?什么時候才能填上啊!難道我要去地獄找你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