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阿重和月聽到藤珊慘叫聲迅速跑出來。【 .】,

    隨著聲音傳來處找了一番

    看到藤珊正在一顆櫻花樹下打滾,只見她口吐白沫,兩眼發黑,四肢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周圍還有好幾朵新鮮的玫瑰花,很明顯是她剛采的。

    “玫瑰花有毒?”阿重驚叫道。

    迅速跑過去,將藤珊抱在懷里,叫到:“藤珊,藤珊,你怎么了?”用力搖晃著藤珊的身體。

    月一臉嚴肅,筆直的站在一旁,目光直視著阿重懷里的藤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突然藤珊四肢癱軟,沒了掙扎,閉上了眼睛,兩手無力的垂了下來。

    月搖頭頭道:“不是因為玫瑰花的原因!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中了什么毒?”阿重緊張道。

    阿重好不容易找到藤珊,看到她如此怪病,肯定難受自責不已。

    突然月臉色驟變,說時遲那時快,迅速拔出寶劍,對準阿重懷里的藤珊胸口刺來。

    阿重眼見月突然來襲,沒有一點防備,為了保護藤珊,一個蹲第地轉身,那月的寶劍直接刺入了阿重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隨著月寶劍的刺入,阿重吐了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月對阿重沒有一點敵意,只是出劍速度之快,根本來不及快速收手,眼看刺中了阿重才迅速收回寶劍。

    月迅速跑道阿重面前叫道:“你為什么要這樣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”阿重還沒有緩過來,說話吞吞吐吐的,鮮血從阿重后背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幸好月寶劍收手及時,就差一小點的距離就會直插阿重心臟。

    “我要保護她,哪怕犧牲我得生命!”阿重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值得嗎,她又不是你親人!”月不理解道。

    “每個人活著都有不同的目標和信譽,就你你是金沙島的護島使者,你的責任是守衛乃米西一樣,我也有我得責任,我也有我的信譽。”

    月一聽阿重的理論大怒道:“你別忘了你是五族后人!你的使命是保護乃米西。”

    阿重看了一眼懷里的藤珊,再掃視了一圈周圍的遍地的鮮花,緩緩抬頭,看著蔚藍的天空,突然面漏詭異的笑容。

    月看到阿重表情怪異后退了一步,全神貫注,一身警惕的看著阿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”阿重突然對天空長笑了兩聲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使命,什么五族后人,什么奇葩詭異的奶米西,什么金榮譽,我才什么都不在乎,只是我想要的東西我一定會去爭取,我在乎的東西我一定會守護,哪怕是犧牲我的生命!”

    說完,抱緊懷里的藤珊,注視著懷里兩眼禁閉的藤珊,兩眼的淚水情不自已的流了下來:“別怕,哥哥不會讓你有事的,我一定會保護好你。”

    月怒道“你”劍指著阿重,話語頓住了。

    突然間藤珊眼睛猛的睜開,只見藤珊兩眼發紅,一臉的殺氣。

    一瞬間周圍刮起大風,群獸怪嚎,亂木飄搖,鮮花滿天飛。

    月高度警惕,原地打轉觀察。

    藤珊猛的抬頭猛咬阿重手臂。

    阿重沒有反抗,強忍疼痛,一陣股股鮮血蹦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