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聽到這個結論,孫冰心倒沒有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,尸體看著慘不忍睹,好像被車撞死的一樣,但是瞞不了內行。

    我拿手丈量了一下太陽穴附近的創面,感覺像是一個圓形的東西,有棱角。我第一反應是煙灰缸,可是從通話時的背景音判斷,那是在馬路上,一個人在馬路上拿著煙灰缸行兇?

    孫冰心咋舌:“兇手在大馬路上把他砸死,這也太狂妄了吧!”

    我說道:“更夸張的是,兇器還可能是個煙灰缸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孫冰心一陣驚訝:“那你覺得這個兇手,是那個兇手嗎?”

    “十有*,否則他沒有滅口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我沉吟著,行兇過程是我們在電話中聽到的,卻得到這種相互矛盾的信息,到底哪里錯了呢?

    我望著尸體,突然道:“右手!”

    之前兩樁案件,兇手是左撇子無疑,打死這個胖子的卻是右手,二十年前的命案兇手也是右撇子。

    雖然兇手在尸體身上寫了“我回來了”這四個字,但我始終沒有確信,他就是那個人。假如真的是他,二十年里他故意訓練左手,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易,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他還是使用了右手。

    這是完全說得通的。

    我快速地摘掉橡膠手套,說道:“我得回去聽一下錄音!”

    孫冰心問道:“這個人怎么辦,不驗啦。”

    我說道:“沒有繼續驗的必要了,尸體待會弄回去吧,局里的法醫想解剖隨意。”

    我剛要往外走,宋鶴亭突然喝道:“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這才想起來燒紙,我每次都燒的,唯一一次忘了還被宋鶴亭逮個現行。我一臉難堪地拿出黃紙,為死者點燃,燒的時候宋鶴亭也雙掌合十,和我一起默誦往生咒。

    我們先去橋上找黃小桃,她舉著手機正在拍照,見我們趕來十分詫異,問道:“你們這么快就搞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說道:“那個人是被謀殺的,不是車禍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黃小桃揚起眉毛:“難怪我找了半天沒找到車禍的痕跡。”

    這座橋很老舊,欄桿有一些被撞壞的,但從斷口的銹能看出來,不是昨天撞壞的,孫冰心環顧四周道:“在這里行兇,根本沒地方躲嘛。”

    我看著往來的車輛,分析道:“車流量也大,晚上八、九點恐怕車更多……行兇地方不是馬路上,應該在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問道:“為什么不能是別的馬路上呢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在馬路上用煙灰缸當兇器?”

    黃小桃道:“未必就是煙灰缸,比如說是路邊的花盆。”

    我搖頭:“肯定是煙灰缸,我不會連這個都分辨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孫冰心打斷我們,說道:“在這里爭也爭不出結果,不是說要回去聽錄音嘛,走唄!”

    離開的時候宋鶴亭笑了一下,我好奇的問道:“姑姑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她說道:“你覺得你們三個蠻有默契的,唉,年輕真好!”

    我逮住這個機會夸贊一聲:“我覺得姑姑一點也不顯老。”

    宋鶴亭雖然嘴上否認,但從表情看得出來很受用,果然女人都愛聽這種話,我為自己情商的增長而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回到局里,我們讓技術人員把錄音調出來聽一聽,那段28秒的錄音被輸進程序里,變成幾道音軌,慢慢地播放著,不管怎么聽,背景中的馬路聲都很清晰,好像就是在馬路上。

    我問道:“能把這些聲音分開嗎?”

    “那得花時間!”技術人員答道:“不過我有一個發現,這些車聲的曲線比較平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車聲本身是噪音,屬于不和諧音波,但是被錄下來的這部分好像經過了降噪處理。”技術人員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孫冰心拍著巴掌,恍然大悟道:“我明白了,是兇手故意偽造出來的,這個車聲其實是他放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誰有這么大能耐,事先知道警察會打電話過來?噪音被降噪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聲音經過了一層玻璃的過濾,行兇地點其實是在室內。”

    我讓技術人員再次播放一遍,聽到最后時,我喊了聲停,我說的:“注意到沒有,手機落地的時候,本來會有一聲很響的撞擊聲,但是錄音里沒有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說道:“你的意思是,地上有一層毯子。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:“有這種可能,還有另一種可能,死者是坐著的,比如坐在沙發上,手機被坐墊緩沖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道:“或者既有毯子,又有沙發。”

    技術人員又播放了一次,謀殺發生的時候,刺耳的盲音淹沒了一切,但是還是可以從中分辨中一聲悶響,應該就是我所說的手機掉在柔軟物上。

    孫冰心問道:“那之后這一聲特別刺耳的聲音呢?”

    黃小桃笑道:“那還不簡單,兇手拿鞋把手機踩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這是一個顛覆性的發現,這就意味著,兇手當時和死者面對面坐在一起,他們關系很熟,熟到兇手拿著煙灰缸從他身后接近,死者也不會懷疑的地步。

    黃小桃興奮地站起來,叫道:“走走走!趁他們逮著那個倒霉孩子往死里查的時候,咱們出其不意地去把真兇揪出來!”她還叮囑放錄音的技術警,叫他一個字不許透露。

    我們出來的時候,都感到莫名興奮,那個幽靈一樣的兇手,有史以來第一次離我們如此之近!

    去死者家的路上,黃小桃給不知道跑哪去的王援朝打個電話,叫他也過來幫忙,可是王援朝卻說他有重要的事情,掛斷電話之后黃小桃發了一通牢騷。

    這名死者叫王物喜,是某糧油公司的一名科長,我們花了一天時間走訪了他的家、他的公司,了解到他和妻子分居一年,昨晚去了哪里誰也不知道。事實上,他在同事面前一直是個非常正經、正派的人,誰也不知道他有s-m的喜好,更不知道他與李蘭蘭的關系。

    懷抱著巨大期待的我們撲了個空,那種心理落差可想而知。就在這時,我們得到一個消息,胖警官那邊有重大進展,馬巧軍已經認罪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