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我掰開尸體的嘴,按照《斷獄神篇》記載,如果是燒死的,口鼻和氣管里會吸入大量的灰塵,但是這兩名死者的口腔都很干凈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另外還有一個疑點,無論是燒死還是死后焚尸,因為體內蛋白質受熱凝固,所以尸體往往呈現出拳斗姿勢:也就是小臂高舉,雙拳緊握,就像拳擊手的防御姿勢一樣。

    但這個特征在兩具尸體身上都不具備,這不禁讓我有點疑問,他們真的是燒死的嗎?

    我又找小周要了一把解剖刀,剖開一小塊表皮檢查起來。發現皮膚很脆,血管里面的血液已經被烤干,這明明又是焚尸與燒死共同具備的特征。

    我只能說,這具尸體從頭到尾,都充滿了矛盾!

    燒死與焚尸的判斷,是仵作和法醫學上的一大難題,宋家先祖,大宋提刑官宋慈在世的時候,曾經用焚燒活豬與死豬做試驗,以觀察這二者的區別。

    可是這兩具尸體,既不完全像燒死,又不完全像焚尸,讓我感到疑惑的同時,心里又產生了一絲微微的興奮。

    這就像是喜歡數學的人碰到了一道難題一樣,我這個人內心確實有點變態!

    我在死者身上嗅了一下,有一股略微刺鼻的味道,但不像是汽油、煤油、酒精這些常見助燃物,我不能確定是什么,便把剛剛切下的那一小塊表皮交給小周,叫他帶回去作兩項化驗。

    一個是助燃物的成分,另一個是血液里碳氧血紅蛋白的含量。

    碳氧血紅蛋白是人在極度缺氧環境下,血紅蛋白與氧結合形成的產物,超過一定的量是會致命的,這是判斷燒死、焚尸的重要指標。

    其實這是可以單純憑借肉眼來判斷的,體內含有過多碳氧血紅蛋白,尸斑會呈現出一種鮮紅或者櫻桃紅,但這兩具尸體都不是。

    我讓小周化驗一下,也是為了保險起見,畢竟這兩具尸體有點詭異!

    我還切了一小塊衣物,讓他看看衣物和體表是否殘留有相同的助燃物成分。

    小周把樣本裝進塑料試管,笑著說道:“宋大神探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什么?”我納悶道。

    “dna啊,這么重要的東西不化驗一下。”小周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,這種小玩意還需要你來提醒我?我說道:“現在還沒確定死者身份,化驗dna毫無意義,省下這個功夫,你明天跑一趟南江市的牙科醫院吧。”

    說著我掰開年齡較大的死者口腔,叫小周看一下死者嘴里的兩顆臼齒,他打著手電筒照了照道:“是個有錢人啊,鑲的金牙哎!”

    “什么眼力,這是鈀金烤瓷牙。”我糾正道。

    小周仔細看了下,恍然大悟道:“對對,我看錯了,確實不是黃金。”

    鈀金烤瓷牙是一種相當高檔的假牙,價值甚至超過金牙,我覺得南江市做這種牙的醫院不會超過五家,讓小周順便做個牙模,這樣死者身份就確定下來了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個人,就讓刑警們慢慢走訪吧!知道其中一人的身份,就可以順藤摸爬地打聽到另一個人的身份,之后再用dna最終確定身份。

    小周愣愣地看著我,我問他怎么了,對我一見鐘情了?

    小周說道:“宋陽,你仵作和法醫兼修,我感覺你要是去考試,肯定能分分鐘拿到法醫資格證,秒殺一大群資深老法醫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我要什么資格證,現在不一樣在破案嗎?你趕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沒別的事了嗎?”小周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了,指紋和毛發我來提取,留一部紫外線燈給我,技術組先回去吧。”我擺擺手道。

    等技術組離開后,黃小桃笑瞇瞇地看著我道:“你發號施令的樣子挺有范兒的嘛,要不這次專案組組長交給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就不越俎代庖了,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比較自在。”我答道。

    “喲,你說我是天子啊,原來我在你心目中是兇巴巴的武則天?”黃小桃怒道。

    “武則天可是個大美人哦!”我趕緊解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姑且收下你這句夸獎。”黃小桃轉怒為笑。

    我把耳朵貼在尸體身上開始聽骨辯音,出于衛生考慮墊了一張紙,一般來說,燒死的人內臟會有一些變化,比如肺部充血,起水泡,腎臟腫大等等。

    但這兩名死者并沒有這樣的特征,另外我通過內臟的變化判斷出,死亡時間大概是十天左右。

    我讓黃小桃遞一把剪刀給我,當我剪開其中一名死者的衣服時候,發現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,死者的內衣和燒焦的表皮完全粘附在一起,竟然很難揭下來。

    我得出一個結論:“死者是穿著衣服被燒死的!”

    黃小桃驚訝地捂住了嘴:“可是他們的衣服一點也沒損壞,這難道是傳說中的人體自燃。”

    人體自燃是世界十大未解之謎之一,曾經有一位老人躺在床上睡覺,子女聞到一股皮肉燒焦的味道,掀開被子一看,老人的身體已經有一半燒成了灰,可是棉被卻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外國也出現過好幾起關于人體自燃的報道,受害者正在逛街,突然身上冒火,熊熊燃燒起來,路人用水管滅火之后,受害者倒地不動,解剖時卻發現身體內部全部燒成灰了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女人,在教堂做祈禱的時候突然跪下來不動,周圍人一開始沒發現什么,后來發現她口鼻冒煙,驚訝地發現她已經被燒死了,她的內臟全部燒成了焦炭,皮膚卻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又聯想到這兩具尸體的種種詭異,我長嘆一聲:“很難說啊!”

    黃小桃笑道:“第一次看見你被難住,挺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在這里幸災樂禍,破不了案又不是我被罵。”我諷刺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的小跟班呢?”黃小桃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他回趟學校取東西去了……”我解釋道。

    說曹操,曹操到,王大力提著一包東西,興沖沖地跑上來,見到黃小桃先諂媚幾句,然后把東西遞給我。

    我取出聽骨木,仔細在尸體身上再聽了一遍,并沒有什么特別的發現。

    這陣子我把驗尸傘修好了,我把它撐開,準備查查有沒有外傷,叫王大力替我掌燈。

    只見紫外線的光芒透過紅傘,在尸體身上鍍上了一層淺紅色,我慢慢轉動,可是轉完一圈也沒在尸體身上找到任何外傷。衣服上倒是有些指紋,但看上去像是他倆自己留下的,我叫黃小桃找部相機過來,全部拍下來。

    我把驗尸傘收了起來,抱怨一句道:“我什么時候能碰上一個老老實實留下指紋的兇手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俏皮的說道:“你嘴上這樣說,真遇上那種普通的案子,你肯定又覺得無聊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怎么這么了解我?”

    “切,姐還吃不透你的小性格?”

    王大力在旁邊一臉震驚地看我倆互動,驚訝的道:“可以啊,你倆現在都不分場合了,一上來就塞我一嘴狗糧。”

    黃小桃杏眼圓睜道:“再胡說八道,我把你銬起來信不信!”

    “小桃姐姐饒命啊!”王大力抱頭鼠竄。

    然后我們去另一個房間看了下,在兩個睡袋附近也找到一些指紋和頭發,一一取證。

    我轉動紅傘,往地上照,地上的腳印很凌亂,尚能識別的就讓黃小桃全部拍下來,帶回去作比對。其中有兩雙腳印,應該是死者穿的鞋留下的,可以得出一個結論,死者當時似乎遇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,所以驚慌的從這個房間逃到了另一個房間,結果還是沒能逃掉,被活活燒成了焦炭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樓下突然傳來一聲驚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