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閻皇圖和閻折仙看著從石亭中走出的白卿兒,眼中深深忌憚。Ω Δ..

    白卿兒瞥過去,道“剛才的一切,你們都看見了吧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白姑娘不僅美貌絕倫,修為竟也達到了如此可怕的境地。”閻皇圖目光銳冷,心中忌憚,卻并不恐懼。

    白卿兒笑著搖頭,道“你們二人自己動手,還是我親自動手”

    “妖女,你太狂妄了,閻羅族必有強者取你性命。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閻昱嗎希望早些遇到他吧現在,你們還有機會自行了斷,我若出手,你們未必會有全尸。”

    閻皇圖牙齒緊咬,欲自爆圣源。

    可是,念頭剛剛一動,便被一道強大的精神力干預,體內圣氣無法運轉,精神狀態瀕臨崩潰。

    閻折仙不比他好多少,眼神變得空洞,如同變成一個泥人。

    他們想要反抗,卻沒有一絲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算了,還是我親自送你們上路吧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攔了過去,擋到閻皇圖和閻折仙的面前,釋放出“星海無岸”的真理界形,化解白卿兒的精神力壓制。

    瞬間,閻皇圖和閻折仙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二人大口喘息,如同去死亡邊緣走了一回。

    他們以異樣的眼神,看著張若塵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你想干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想保他們性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你自身難保,憑什么保他們性命”

    “你真覺得,我沒有一拼之力嗎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凝視著他,莞爾一笑“終于隱忍不下去,想要請葬金白虎出手”

    “真到那一步,便是同歸于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看向閻皇圖,又看向閻折仙,仔細打量這位閻羅族的天之驕女,道“你想保住的,是她腹中的孩子,所以不惜威脅我若是我這一次被你威脅成功,以后豈不是每一次都要受你制約”

    “只這一次,我只保他們二人性命。”張若塵語氣堅定不移,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緊盯張若塵的背影,微微動容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白卿兒的強大,也知道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違逆白卿兒的意志,很有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    可是,正是因為張若塵的修為遠不如敵人,卻還能義無反顧站出來,才更觸動人心,讓閻折仙那顆一直對他很有成見的心,發生微妙變化。

    或許自己以前,并不是那么了解張若塵。

    白卿兒再次看了閻折仙半晌,笑道“折仙姑娘,我很好奇,你明明是處子之身,為何卻懷上了孩子”

    閻折仙心中掀起驚濤駭浪,沒想到一直在隱藏的秘密,被白卿兒一語道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不變,卻終究還是回頭,看向閻折仙。

    看到閻折仙的眼神,他頓時明白,這一次,并不是白卿兒的詭計,似乎閻折仙腹中的孩子,的確有蹊蹺之處。

    白卿兒看向張若塵,道“她騙了你,你覺得她該死嗎”

    “沒錯,這腹中的胎兒,的確與他無關。”閻折仙豁然抬起頭,揚起下巴,眼中再無任何懼色。

    她不想連累張若塵,欲與他劃清界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能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活著,才能在更好的時機,在一定程度上制約白卿兒。

    否則,她懷疑就算是二叔閻昱,對上白卿兒,也是敗多勝少。

    “聽見了我給你機會,你親手殺了她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背負雙手,站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回想,當初他和閻折仙待在石棺中發生的事,漸漸的,想通其中的原委,大概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多半與血影神母有關。

    “猶豫什么你張若塵殺個人,都變得這么磨嘰了嗎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閻皇圖站在一旁,一言不發,因為明白,說再多也沒用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執意要保他們性命,或許還有機會。可是,現在情況不一樣了,已經不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,張若塵不可能冒著死亡的危險,沖撞白卿兒。

    現在,也不是沖撞白卿兒的時機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理閻折仙,向白卿兒走過去,雙手攤開,揚聲道“天下人都知道,閻折仙是我的女人,懷我的孩子。我現在殺了她,一尸兩命,若是傳出去,天下人該如何看我這個名聲,我不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會有人傳出去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我才不信,萬一將來我修煉成神,成為不死血族的戰神。你卻以此威脅我,我豈不是很被動”

    “好吧你不動手,我來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攔到白卿兒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在挑戰我的底線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只是想保住閻折仙的性命,因為閻折仙腹中的胎兒,其實有他的血脈,算得上是他的親生女兒。”宮南風走了過來,言辭鏗鏘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你說什么”

    宮南風道“她腹中的胎兒,乃是你的血液,閻折仙的血液,還有血影神母的神力和精氣孕育而成,你就是那個孩子當之無愧的血親生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盯向白卿兒,道“聽見了,她的性命,我保定了”

    “血影神母的轉世之身,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輕輕搖頭,道“可惜,他們必須得死,我雖然想要磨礪自己,卻還不想惹出閻羅族的古神,殺人滅口是最好的解決方式。張若塵,你不妨先與葬金白虎溝通一下,看它是否愿意與我同歸于盡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說得很明白,她的性命,我保定了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太讓我失望了既然,你自己尋死,我只能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輕飄飄的推出一掌,隨之,出現雪花紛飛的景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空間塌陷,宇宙毀滅,天地顛倒,每一片飛來的雪花,都如一顆冰雪星球,不僅能夠碾死他,還能碾殺世間蕓蕓眾生。

    “紅塵飛雪。”

    旁邊,宮南風驚呼。

    白卿兒可以隔空抓殺黑尸剎,她一旦出手,必定石破天驚。

    “嘩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豁然爆發出通天金芒,身體化為一尊金人,發絲都在流動金色神光,渾身戰意似攀升到天宇之上。

    隨著一聲虎嘯傳出,陰陽五行圣意融入右臂,衍化出絕世掌印。

    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印出,葬金白虎的虛影,在他身上浮現出來,爆發出撕天裂地的王者之威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雙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雙金色虎目,與白卿兒那雙美得令人心悸的星眸,近距離對視。

    分開

    白卿兒站在原地紋絲不動,只有長發在飛揚,飄飄然若飛雪中的謫仙子。張若塵卻是倒飛出去數十里遠,依舊筆直站立,嘴里也流出金色血液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掌都不死,比黑尸剎強。再接一掌試試”

    白卿兒一只手背在身后,右手畫圓,掌心出現五行循環的奇景,隱隱間,竟有張若塵陰陽五行圣意的韻味。

    宮南風沖了過去,出現到白卿兒和張若塵之間,道“住手還有辦法,可以抹去他們二人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掌印一收,盯著宮南風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宮南風道“他們二人太弱了,白姑娘根本沒必要殺他們。白姑娘殺他們,無非只是想要滅口,抹去記憶,其實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命運之道可以恢復記憶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宮南風笑道“就算是命運之道,也要在一定的時間之內,才能將修士被抹去的記憶恢復。再說,你若是借用天樞針的力量,抹去他們的記憶,就算神尊出手,也恢復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器靈在此,天樞針肯定在附近,對吧在你身上”白卿兒問道。

    “白姑娘何等聰明,怎么可能不知道,天樞針在若塵兄的身上”

    宮南風很是自然的,指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宮南風一眼,道“天樞針的確在我這里,可是,白姑娘剛才也查看過了我的空間戒指,應該沒有找到吧”

    “要找,自然找得到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我身上的寶物,有上億件,很多都有器靈和內空間。你想找到天樞針,得花費多長時間而且,我也不一定,將天樞針藏在這些寶物中。”

    “天樞針給我,我饒他們二人不死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宮南風無奈的道“若塵兄,給她吧,保不住的。我已經推算出來,你氣海的傷勢,沒有痊愈,繼續拼下去,很有可能會氣海破碎,修為盡失。難道你真想與她同歸于盡你想為命運神殿守護神器的心,我能理解,可是,我們現在太弱了,拼不過啊”

    “你閉嘴。”張若塵瞪眼過去。

    宮南風頗為委屈,閉上了嘴巴,心中嘀咕,“為你好,瞪我干嘛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眉心氣海中,取出被玄武吞天陣封印的天樞針,猶豫了一瞬,面露苦笑,遞給白卿兒。

    白卿兒的手掌,在上面拂過,頓時張若塵怎么都奈何不了的陣法銘紋,一根根斷裂,片刻間,盡數消散。

    器靈激烈反抗,天樞針散發出灼目的神芒,要從白卿兒手掌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白卿兒沒有刻意去鎮壓器靈,而是將目光投向宮南風。

    宮南風苦著臉笑了笑,點了點頭,沖天樞針低聲不知說了一句什么,天樞針平靜下來,神光內斂,靜靜的躺在白卿兒掌心。

    白卿兒借用天樞針的力量,抹去了閻皇圖和閻折仙的這段記憶之后,衣袖一揮,寒風卷去,他們化為兩道幽光,飛往冰王星的方向。

    白卿兒盯向張若塵,道“我還算信守承諾吧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守承諾,我必死戰到底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其實我很好奇,你救他們的真實目的是什么他們的記憶都被抹去,肯定不會感激你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金光散去,擦干嘴角血痕,道“為什么你先前不是已經說過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”

    饒是白卿兒聰慧絕頂,此刻,也是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“我在試探你的底線啊”

    白卿兒的臉色,刷的一下變得冷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你很強,也很聰明,可謂是我當前的第一大敵。但是,我對你并不了解,我需要了解你。經過這一次試探,至少讓我知道,你并不是完全不忌憚我。這恐怕才是你沒有殺我的最大原因”

    “如果剛才我義無反顧的殺了閻折仙和閻皇圖呢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片刻,道“那說明,你的心境,已是毫無破綻,甚至無懼生死,任何人,任何事都阻擋不了你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是怕死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怕死,是人之常情。但,你沒經歷過生死,不知道死的滋味,所以你會更怕死。你在萬死一生境絕不圓滿,你之所以攪動風雨,不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弱點,想要彌補”

    半晌后,白卿兒笑了起來,道“你在試探我的同時,難道沒發現,我也試探出了葬金白虎現在能夠爆發出來的實力”

    “如何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天地規則允許的范圍內,它還遠遠威脅不到我。張若塵,你走吧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極品本源神晶和天樞針,我都已得到,你沒價值了你想去哪里,就去哪里,不要待在我身邊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哪也不去,就要跟著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我是忌憚葬金白虎,可是,你若跟在我身邊,我有的是機會,在葬金白虎沒有反應過來之前,將你一擊殺死。你不怕死嗎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也怕死。但我更知道,你根本不可能放我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“你只是拿回了一枚極品本源神晶而已,怎么可能放我離開你不想暴露身份,若是放我離開,頃刻間神女十二坊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放我離開,不過只是想要再次將我抓住,達到三擒的目的,讓我徹底臣服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為了不被你第三次擒住,我決定今后都跟在你身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尋找機會殺我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“我和你沒有化解不了的死仇,為什么要殺你其實,我是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這個想法”

    白卿兒話說一半,便不再言語,腳踩虛空,向費仲走去,道“既然已經醒了,就別裝睡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走到張若塵身旁,低聲問道“你真想娶她”

    張若塵移目看向他,一把按在他臉上,將他推開,不想和他說話。

    就在宮南風和張若塵的眼前,曾經那位修為滔天的無上境大圣費仲,自己割掉了自己的舌頭,卑微的跪伏在白卿兒面前。

    白卿兒走了回來,費仲躬身跟在她身后,像是一位奴仆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張若塵,你很聰明。你告訴我,如何一路殺去本源神殿,可是卻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一個新的身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什么樣的身份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是已經想好了嗎你不殺費仲,讓他跟在你身邊,不就是想要告訴天下人,你是天庭一方的修士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“天庭萬界的本源掌控者有哪些”

    未等張若塵回答,白卿兒已是身形容貌大變,變化成了百花仙子紀梵心的模樣,道“冥古照神蓮更有說服力一些,況且百花仙子和張若塵同行,不會有人懷疑。就算懷疑,懷疑的也是張若塵是不是叛出地獄界了想跟在我身邊,你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