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劉勇知道玉瑤的爹娘在盛京,心里也涌出無限的感慨,道:“我也好想見到夫人跟老爺。.『.”

    老爺跟夫人都是極好的人,他在玉家村的日子是感覺這一生最平靜的時刻。

    夜晚,等陌染回來,聽說玉瑤見過劉勇后一直都在書房里,陌染走到門前又轉身直奔書房。

    看著玉瑤還在桌前寫寫畫畫,陌染蹙起眉頭,輕聲道:“怎么沒休息?”語氣里分明帶著幾分責備。

    玉瑤道:“我不累,我在想,當初我爹娘他們被劫殺,到底是誰走漏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陌染沒想到玉瑤會詢問這件事,臉上閃過幾分戾氣,接著道:“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,現在最重要是休息。”

    陌染最開始格外的擔心玉瑤的身體,好不容易挨過了孕吐,現在整天為府里的事操勞,陌染看著玉瑤這樣忙碌,身子有些消瘦,他心疼。

    其實說實話,這玉瑤還真沒有瘦多少,別人一天吃三次,她卻要吃四五餐,偶爾還要吃些點心水果,玉瑤總覺得,她腰上的贅肉都增了幾層。

    玉瑤看著陌染,雙眸閃著精明,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已經找出那個人了?是誰?我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玉瑤看著陌染的樣子,心里就已經有了一個大概,出聲道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什么都不需要知道,先回去休息,否則我不介意讓你沒有再繼續折騰下去的力氣。”陌染低沉的嗓音帶著幾分魅惑,讓玉瑤下意識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“瞎說什么呢?還不快老實交代?”玉瑤嬌艷的臉頰上飛起兩片紅潮。

    陌染知道擰不過玉瑤,只能道:“這人你也認識,而且經常見到。”

    “誰?到底是誰?”玉瑤說著,身上迸發出一股冰冷。

    “福管家!”陌染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會是他?”玉瑤怎么都沒想到這給北辰齊送消息的人會是福管家。

    福管家是府里的老人,當初陌染送她的院子,還一直都被他照看,沒想到居然會是他。

    這福管家是很早就跟著陌染的老人,一直都深的陌染的信任,所以不止是府里的人,連玉瑤都從來沒對他有所防備。

    就是他們的疏忽大意,這才讓北辰齊有了可趁之機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道福管家為什么會為北辰齊做事?”玉瑤認識福管家,自然知道他不是那等輕易背主的人,否則陌染也不會信任他。

    “他所有的家人都落在了北辰齊手里。”陌染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玉瑤聽后心里對北辰齊的卑鄙更加鄙視。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他還讓福管家親眼看著他的長孫殘忍的死在他面前,如果福管家不從,就要將剩下的孫子也殺了。”陌染對福管家沒有太多的責備,只能怨自己沒能照顧好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福管家。

    因為這件事,他在心里自責,前幾天,就在自己的院子里上吊自殺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件事他并不希望玉瑤知道,所以一直都沒有提起,如果不是玉瑤問起,恐怕他絕口不提。

    玉瑤有一絲痛恨劃過,對北辰齊的恨又深了一層。

    “好了,現在可以回去休息了吧?”陌染帶著玉瑤,兩個人出了書房,簡單的用過飯后,休息了。

    玉瑤睡的很沉,連陌染中途起床都沒感覺到。

    次日,等玉瑤起來的時候,覺得精神十足,這才帶著黑夜直奔黃府而去。

    她可沒忘記在宮里的時候,黃清霜提起過穆青青不適的事。

    等黃清霜聽說玉瑤帶著黑夜上門來,高興的出來相迎。

    “瑤兒,早知道你會過來,我就出門來迎你了,陌大哥知道你來了嗎?”黃清霜眼中含著幾分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好你個清霜,我可是專門來看青姨的,你居然還敢嘲笑我,那我還是回去的好,省的招人煩。”玉瑤一臉的怒嗔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敢?這不是怕陌大哥會找上門來嗎?”黃清霜嬌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你來的正好,昨天我想給我娘請大夫,她非說自己沒病,我這正著急呢,你來真是太好了。”黃清霜說著就領著玉瑤進了院子。

    等兩個人穿過回廊,進了拱門,直接進了穆青青的主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還有一些圍欄,圍欄里有綻放的鮮花往外面眺望,讓玉瑤覺得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沒想到穆青青也喜歡這墨蘭,能在這個時節看到蘭花,玉瑤覺得穆青青定然用了不少的心思。

    玉瑤進門就看到正靠在位置上有些昏昏欲睡的穆青青。

    此時穆青青的臉色帶著幾分蒼白,像一株病百合。

    聽著玉瑤進門的聲音,對著玉瑤露出一抹淡笑,道:“清霜這丫頭,我都說沒事了,可能就是夜里有些著涼,休息一下就好了,還惹的你跟著受累,聽說你有喜了,我這可別過了病氣給你,快些讓你家夫人離我遠些。”

    “青姨,你的臉色看起來果真不好,既然黑夜都已經來了,不如讓他幫您把個脈,沒病也可以讓清霜安心。”玉瑤道。

    “瑤兒說的對,娘,您看起來真的不舒服,就算為了我,您也要讓自己的身體好好的。”見黃清霜都這樣說了,只能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黑夜上前,幫穆青青把起脈,房間里格外安靜。

    過了幾息,黑夜這才將手放下來。

    黃清霜急忙道:“黑夜,我娘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郡主,公主暫時沒事。”黑夜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暫時沒事?那就是有事,黑夜,你把話說清楚。”黃清霜臉上閃出凝重,握住穆青青的手加重了幾分,連穆青青都跟著緊張。

    “公主現在是不是頭暈,全身無力,甚至惡心的癥狀?”黑夜道。

    “對,夜公子說的沒錯,之前公主只說是頭暈,后來全身無力,總是喜歡躺在榻上,這幾天,居然還出現惡心的癥狀。”穆青青身后的嬤嬤立刻道。

    黃清霜帶著責備的眼神看了眼嬤嬤,道:“母親早就不適,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?”

    “不怪老奴,是公主她不讓,說郡主正在為婚事發愁,不想打擾您。”這嬤嬤是跟在穆青青身邊的老人,黃清霜也不會真的懲罰她。

    黃清霜轉眼,道:“黑夜,我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?為什么會突然這樣?”

    “公主她沒病,她只是懷孕了!”

    黑夜的話宛如一擊悶雷,炸在所有人心頭。

    緊接著房間里門外同時響起了一個驚喜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當真!”

    “爹,我娘她懷孕了,真的,黑夜剛剛親口說的,錯不了。”黃清霜高興的雙手拍掌。

    黃將軍老眼一紅,三步并作兩步,直奔向黑夜,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,公主是真的懷孕了!”黑夜堅定的重復道。

    黃將軍激動的眼淚落下來,顧不得所有人在場,將穆青青攬在身前,哽咽道:“青青,我們有孩子了!”

    穆青青激動不已,眼淚簌簌的落下來,隱在黃將軍的衣服上,顫抖道:“沒錯,我們又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孩子得來不易,玉瑤都能感受到兩個人的激動。

    房間的下人見狀,齊齊跪下來給兩人賀喜,“恭喜老爺夫人,再得小少爺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有賞,全府上下各賞半年月例。”

    主母有孕,府里全都跟著高興。

    黃清霜看著早就把她拋到腦后的兩人,委屈巴巴的道:“爹,什么叫你有孩子了?難道我不是你的孩子嗎?”

    “你都快是別人家的人了,早就不用爹來管你了,不過這次你也有功,爹記著了。”黃將軍抹了一把眼淚,激動的點頭,攬住穆青青的手始終都沒有放開,仿若珍寶。

    玉瑤見黃將軍高興,臉上露出淡笑,道:“恭喜黃將軍青姨終于如愿以償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都是托了瑤兒的福,如果不是你,這個孩子也不會到來,青姨真不知道該如何感激你才好。”穆青青緩步上前握住玉瑤的手道。

    “對,這都是瑤兒的功勞,黃叔也沒什么可感激你的,就把這個給你吧,多謝你對黃家做的一切,更感激你對清霜的照顧。”黃將軍從脖子上拿出一個明黃色的玉袋,這個袋子玉瑤摸著像是一塊玉牌,讓玉瑤蹙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保護好它,這是黃叔唯一能夠給你的,拿好了。”玉瑤看著黃將軍,良久,才小心翼翼的收起來。

    看著她終于收下了,黃將軍長長舒口氣,仿佛是終于擺脫了一種束縛,讓玉瑤心底的疑惑更變大了。

    這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?居然讓黃將軍珍藏的如此之深?

    看著木穆青青跟黃清霜的樣子,仿佛也從來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么珍貴的東西,黃將軍怎么會送給她呢。

    “爹,你這樣是不是太偏心了?”黃清霜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這整個黃家都是你的,爹還有什么可給你的?別以為我不知道,上次你利用你娘的幾個鋪子跟著瑤兒丫頭可是賺了不少,你現在都比你爹還有錢,剩下的這些,爹還留著將來給你弟弟娶媳婦用呢。”黃將軍急促的出聲,話中卻不難聽出他的喜悅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么確定是兒子?要是女兒你就不喜歡了?”穆青青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我黃家的孩子,個個我都喜歡。”黃將軍說完,穆青青這下滿足了。

    黑夜又交代了一些穆青青該注意的事,這才跟玉瑤回了陌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