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卷十二威震一方

    第1659章體內異像

    幽靜的小山,下方有溪水流過,天馬在遠處百無聊賴地甩著長尾,巨目不時地朝這邊掃過,而兩頭星云斑紋蝶卻興致勃勃地在那些花草間嬉戲。.『.

    姚澤端坐在一塊方石上,此處正是湖心島上,那座高山中的一處密地,濃郁的天地元氣隨處可見,遠處有一座青色竹樓,整個環境顯得靜謐安詳。

    馬上要面對一位后期仙人,這些并沒有放在他的心上,低頭看著手中的血色長箭,雙目中露出柔情。

    此箭三尺左右,通體血紅,箭身上刻著兩個魔族文字,“破空”。

    正是上次在華陰大陸的一次交易會上所獲的破空箭!

    當初還在人界之時,此物連同火神弓都一并送給了江火,而后來江火和南宮媛一同失蹤,這一晃都過去百余年了……

    “萬山大陸!看來自己要盡快去一趟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發現破空箭的同時,他也知道了此箭的來歷,萬山大陸上一個安天門的頂級門派,如果不是因為妖界之行,他剛晉級仙人的時候,就按捺不住,想去找那位叫蔣滿申的中期仙人修士。

    不過臨走之前,這里還需要安排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,本王也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。”隨著火光一閃,那頭巨大的天馬就站在了一旁,“呼哧”的熱氣撲面。

    “出去做什么?這里的修煉環境難道不好?還是元晶沒有了?”姚澤有些奇怪,如今的修煉待遇,根本不是他人可以想象的,這家伙難道是靜極思動?

    “不是因為這個,道友出去一圈,回來修為就超出本王一大截,面對那位后期仙人也極有把握的樣子,看來外出歷練比悶頭苦修要快上不少……”天馬搖晃著腦袋,巨目中精光連閃,顯然這想法已經思考許久。

    一時間姚澤有些無語了,他摸了摸鼻子,沉吟起來。

    原本他離開之后,這里還需要天馬照拂的,不過帶上它,自己倒可以節省許多時間……

    “那好,比試之后我們就離開,不過咱們可把話說在前頭,一路上都要聽我的安排,不然你就留在這里吧。”姚澤的神情威嚴起來。

    而那頭天馬連連點動著巨大的腦袋,目光中透著興奮,根本不需要強迫,不知不覺中,此妖就把自己看成對方的寵獸了……

    此時姚澤的心神已經沉浸于雙臂中的十二個主穴竅中,磅礴的漩渦帶著無聲的呼嘯,心神在其中都覺得似一個個無底的漏斗,一股股龐大的吞噬之力從里面蔓延,而這些漩渦的中間各自有一道虛影在其中端坐。

    當時在那片沼澤地下空間中,自己到底吞噬了多少天地元氣,現在已經無法查究,不過肯定實力有了質的飛躍,這些真元和經脈中的還有所不同,仔細看來竟是一顆顆微不可查的細微顆粒,原本乳白的顏色也變得有些金黃。

    而更讓他驚訝的,連接這十二個主穴竅的經脈竟也起了變化,每一條經脈似乎比之前脹大了不少,甚至隱約間,他可以在經脈上看到細密的亮點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他屏住了呼吸,凝神細看,幾乎是瞬間,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。

    這些細密的亮點竟是一片片的鱗甲!

    絲絲磅礴的氣息從上面散發,每一片鱗甲都讓人心悸,他看了半響,只覺得怪異之極,經脈長鱗!這種情形別說見過,哪怕是聽也沒有聽說過。

    觀察了許久,也沒有看出端倪,剛想退出,心中卻驀地一動,距離這些經脈遠遠的觀看,每一條經脈竟似一條條盤旋的小龍,那些細密的鱗甲正是片片龍鱗!

    經脈化龍!?

    姚澤自己都被這種想法嚇了一跳,再也無法保持靜心內視狀態,臉上的震撼之色根本無法掩飾。

    天馬有些好奇地瞪大了巨目,“怎么了,是不是想起比試的事,有些害怕了?要不我們現在就偷偷地溜走,諒他們也追不上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姚澤沒好氣地翻了下眼,不再理會,再次展開了內視。

    十二條經脈似十二條小龍,栩栩如生,飛騰盤旋,給他帶來的真實感覺越發強烈,隱約中,甚至都可以感受到淡淡的龍威不住地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這種變化到底是好是壞,他再也無法安坐,猛地睜開雙目,就要站起,卻被眼前的一對巨大眼珠給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,天馬竟湊到近前,瞪大了眼珠死盯著他看,全無防備下,姚澤差一點就要暴起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干什么?”姚澤氣的真想揍它一頓。

    天馬得意地晃動下腦袋,見他站起身形就朝外走,連忙周身光芒一閃,就化為一個頂著沖天小辮的粉**孩,“等等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姚澤有些郁悶地摸了摸鼻子,趕緊取出一件衣衫罩在她光溜的身體上,“給你說過多少次了,在人類世界,一定要記住穿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白陽山中大小坊市一共有四個,分布在不同方向,來到白藏教這么久,他還沒有在坊市中逛過,和其它地方并沒有太多不同,寬大的街道兩側林立著大小不一的商鋪,一眼望不到頭,街道上來往的修士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天馬很少到這種地方,明顯有些緊張地抓住了姚澤的衣衫,好奇地打量著四周一切,口中不時地驚呼著,渾然忘記自己已經是位不折不扣的仙人了。

    剛前行不遠,姚澤就覺得有些怪異,眾多目光不時地在自己身上掃過,偶爾還有修士在竊竊私語地交流著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所以,眉頭一皺,停了下來,迎面過來一位身著藍衫的中年男子,應該是宗門中的某位樞機,無須的臉上帶著驚慌,遠遠地就恭敬施禮,“黃克見過姚司祭大人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祭大人!”

    姚澤還沒有回話,“呼啦”,四周一下子涌過來數十位修士,口中大呼小叫的,紛紛見禮,卻把天馬嚇了一跳,小手同時一揚,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火焰狂涌而過,瞬間把四周百余丈方圓都籠罩其間。

    她竟直接出手!

    眼前這些修士大都身著灰、黑、藍衫,修為最高的也不過化神中期,如果真的被火焰罩下,不死也要重傷的。

    四周眾人都被嚇住了,剛想驚叫出聲,姚澤袍袖對著身前一拂,所有的火焰都憑空消失,似乎根本就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現場一片死寂,不知道過了多久,眾人才清醒過來,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從鬼門關前走過,“姚司祭呢?”

    “司祭大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丈之外,姚澤正有些郁悶地低聲呵斥著,“這里是白藏教,四周這些修士都是白藏教弟子,何況他們的修為這么低,不可以濫殺無辜……”

    天馬有些委屈地噘著嘴巴,她的心中哪里有什么無辜之說,姚澤也覺得有些頭疼,她和江火還有些不同,江火在遇到自己之前,一直對人類修士有些畏懼,而天馬從來只是奴役人類的,萬幸的,自己離開終南大陸十幾年,這位剛剛晉級,一直在密地中穩固境界,不然會捅出多大的簍子,根本無法想象。

    看來自己擔任司祭之事,盡管還沒有正式亮相,整個白藏教上下都已經知道了,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血色長袍心中恍然,,難怪眾人這么快發現了自己,這衣衫也太顯眼了,紅袍修士只能是一方主教,千丈之外都能一眼看到。

    到坊市中來,就是為了給天馬做幾件衣衫的,可不想引得萬人矚目,眼見著前方有個裁縫衣鋪,他連忙一拉天馬,閃身就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好半響,一藍一青兩道身影就從商鋪中走出,看其滿意的神情,正是恢復了藍裝的姚澤和天馬,成為司祭之后,衣著就沒有限制,他干脆穿回一直習慣的藍袍,倒和宗門中的樞機一樣,滿大街都是。

    天馬興高采烈地,還想挨個商鋪看個夠,可姚澤心事重重的,哪里愿意在這里干耗,很快就發現了目標,徑直朝前行去,即便天馬一百個不愿意,也只能跟著前去。

    兩人的腳步看起來緩慢,和眾多修士擦肩而過,可下一刻,如果那些修士回頭查看,就會發覺剛剛錯過的兩位已經在百余丈之外了。

    “萬羅”。

    姚澤停在了一家兩層青石樓閣前,抬頭打量下上方的寬大橫匾,微微一笑,如果此家商鋪真的和其名字一樣,自己也算不虛此行了。

    一樓看起來挺寬大,一排排木制貨架整齊地林立著,上面擺滿了玉碟、石片、獸皮、玉簡之類,每一件東西都有蒙蒙的光幕籠罩,而十幾位修士正在聚精會神地觀察著,姚澤剛走進商鋪,就有位貌美的年輕侍女笑盈盈地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,歡迎光臨萬羅商鋪,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幫助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過了一柱香的時間,姚澤和天馬就站在了街道上,眉頭緊鎖,似乎很不滿意,“走,前面還有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小半天的時間緩緩而過,而他竟一無所獲的樣子,眼下的坊市已經是白陽山最大的坊市了,連續五家商鋪都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,只怕其余的地方也不會有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想找什么?你不是什么司祭嗎?難道宗門里面沒有你想要的東西?”天馬見其愁眉不展的樣子,有些奇怪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姚澤先是一怔,接著猛地一拍腦門,自己還真是當局者迷啊,興奮之下,當即就要回去,天馬卻一百個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好不容易出來一趟,什么也沒干就回去,不行不行!”

    如果覺得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