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夏建走出了探禮廳,在外面撥通了納蘭玉的電話。  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可惜的是電話響了好久卻沒有人接,這可急壞了夏建。他忽然想見納蘭玉給他說過,他們今天好像要開會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這事還真就辦不成了。夏建掛上電話,有點沮喪的正朝里面走時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,正是納蘭玉打過來的。

    電話一通,納蘭玉便在電話里小聲的說道“不好意思,剛才正在開會,不方便接聽電話。現在沒事了,我走出了會場。你有什么事,盡管說”

    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,夏建也沒有什么好客氣的,于是他便把自己要見羅一,而羅一又躲著不見家人的事,給納蘭玉細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納蘭玉聽后,壓低了聲音說“你把要探視人的姓名,最好是監號發給我。我找人去做你要探視人的思想工作,應該沒有問題,你們等著就是”

    夏建忙說了句“謝謝”便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他從羅峻哪里問清楚了羅一的信息,然后編寫成短信發給了納蘭玉。然后他們就坐在哪里,一直等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樣子。才有獄警過來通知他們說羅一想好和他們見面了。

    羅峻聽到這個消息后,激動的又開始抹起了眼淚。看到這一幕,夏建的心也軟了。他多么希望,羅一能好好的改造,能早點出來陪陪她這個年紀已邁的老父親。

    羅一出來了,她面無表情的坐了下來。夏建連忙拿起了聽筒,羅一眼皮一抬,看了一眼夏建,有點冷漠的拿起了她哪邊的聽筒。

    “羅一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給我說,我或許能幫上你,但是你不能不見我們啊你知道嗎你爸今天都哭了兩次,你這做忍心嗎”

    夏建的聲音雖然有點低沉,但是他的語言中充滿著關心與不爽。

    羅一動了一下嘴唇,表情非常冷酷的說“我沒有什么事,所以也不需要有人來看。你告訴我爸,我很好”羅一說著,就準備放聽筒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”

    夏建一看急了,一個沒有忍住,他不由得怒吼一聲。羅一愣住了,她再次抬起了眼皮,兩眼定定的看著夏建。就像是看一個陌生人似的。夏建示意她把聽筒拿起來,可是羅一沒動,足足過了一分鐘的樣子,她終于把聽筒放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羅一我聽到你減刑了,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我不管你在里面發生了什么,但我相信,憑你羅一的能力,還有過不去的坎你爸從集團把你的股份拿了出來,給你開了一家公司,暫時在阿麗的名下,由她暫時給你看著”

    夏建耐著性子,給羅一細說著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羅一大吼一聲說“那又怎么我出去都老了,還能干什么啊我也算是看清楚了,我現在基本算是廢了,變成了廢物一個”

    “你老個屁,你爸都六十多歲了也沒有說過他老了這字。我看你是心老了,不思進取了。你今年才三十多歲,就算再有十年才能出來,到哪個時候,四十多歲的你能說老嗎

    夏建忍不住對羅一破口大罵。因為他心里清楚,現在的羅一心已死,他就必須以這樣的方式來激刺她,讓她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夏建我在里面過的已經夠委屈了,如果你是來罵我的,那就請你盡快離開,別再來打擾我”

    羅一說著,又要準備掛電話。

    夏建喝聽一聲“羅一,我真是瞎了眼認識你這樣的人,你如果敢把聽筒放下,咱們就這輩子別再見面了”

    羅一的眼淚在這一刻終于流了下來,她這才抬起頭來,好好的看了夏建一眼。夏建的心里雖說非常的難過,但他是男子漢,硬是忍著眼淚沒有流下來。

    “羅一,我這次來,一時看看你,讓你不要再有這種消極情緒,二是我們倆得商量一件事”

    夏建一看羅一的心動了,便趕緊的說道。

    羅一長出了一口氣,她冷哼一聲說“你就別逗我開心了,咱們之間現在能有什么事商量”

    “龍東集團因為海外投資的生意失敗,為了救市,他們把在平都市投資的所有項目拋售。這些個項目都是我一手開發出來的,所以能不能做,我心里比誰都清楚。可是我們缺錢,我找了羅峻,羅叔讓我和你的公司合作,把這些項目全部拿下,但前提條件是,這事必須征得你的同意。畢竟這公司是你的,錢也是你的”

    夏建一口氣便說出了他來找羅一的第二個目的。

    羅一點了點頭說“這事我同意,但是前提條件是,我們合作可以,這批項目所需資金少管多少,都由我這邊來出,項目接手過來后由你負責經營,我們這邊一概不參與。利潤分配你六我四。這事就這么定了,你叫我爸過來”

    一談到生意上,羅一忽然之間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。

    夏建連忙笑著說道“你在里面好好的,爭取再減幾次刑,我等著你早日出來,咱們一起再干一番大事”

    由于時間問題,夏建也不敢多說,他趕緊的把羅峻招呼了過去。其實羅峻和羅一只說了幾句,不知道是時間到了,還是說羅一不愿多說,反正她掛上電話便走了。

    夏建原在為羅峻會生氣,沒想到他笑著對夏建說“真是太感謝你了,沒有想到,你的一席話讓羅一像變了一個人似的。我這個做父親的真心感謝你”

    “羅叔客氣了。羅一怎么給你說”

    夏建微微一笑,連忙問了羅峻一句。

    羅峻點了點頭說“羅一同意和你合作,她還說了,她會在里面好好表現,爭取早一天出來,這是我聽到最開心的一句話”

    羅峻拉著夏建的手,一路激動的說著他的心里話,一直說到了車上。坐在車內的阿麗一聽見到了羅一,她同樣是非常的高興。

    “阿麗家里有沒有好菜,一會兒回去,我要和小夏好好的喝上兩杯”

    羅峻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陳麗一邊開車,一邊笑著說“你們倆能吃多少,隨便收拾一下,我就能做出一桌子好菜來”

    “哎怎么是我們倆,到時候你也要喝兩杯,今天可是個高興的日子。哦明天上班,我會讓人做好你和小夏合作的合同,這事要立馬辦”

    羅峻一高興,便喊起了小夏,感覺一下子親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由于在監獄耽誤的時間的太多,等他們回到市內時,路邊的路燈都亮了起來。看著如同流水一般的車輛,夏建的內心非常的澎湃。

    和羅一合作,這資金的問題他就不用愁了。可是東勝集團這次拋售的這些項目,看上的人可不只他們紅建一家,到時候肯定又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。別的人不要說起,周莉和肖曉絕對會和他來爭奪東勝集團的這些個項目。到時候不知道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回到別墅里,夏建和羅峻聊著天,阿麗則跑進了廚房,忙著給他們燒菜。就在這時,夏建的手機響了起來,他掏出一看,電話是關婷娜打過來的。

    夏建站了起來,一邊往外走,一邊便接通了電話。電話里的關婷娜壓低了聲音問道“你還沒有回酒店,是不是資金沒有籌到”

    “資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,我和羅總在一起吃個便飯。你就放心好了,不過我們籌到資金的事,你千萬不要給任何人說。放出風聲,就說我們只貸到了銀行的三千萬,再多一分也沒有”

    夏建一邊想,一邊給關婷娜做著安排。

    電話里的關婷娜有點不解的問道“這是為什么我們能籌到錢,這是我們的本事啊”

    “呵呵這事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。這次東勝集團拋售這些項目,我們的競爭對手會非常的多。周莉的莉龍集團肯定會出手,這可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,所以你必須放風出去,我去國外籌錢,而且并沒有籌到一分錢。另外,我想能不能盡快成立集團公司”

    夏建站在小院內,給關婷娜把整個事情做了簡單的分析。

    關婷娜聽后,長出了一口氣說“沒想到和你在一起,說玩大就玩大了。成立集團公司的事,我會馬上去辦。至于你所說的,我也同意,那你就和李月在gz再躲上幾天”

    夏建剛掛上電話,便聽到阿麗在客廳里喊他過去吃飯。

    阿麗還真是好手藝,還真像她說的一樣,燒了一桌子的好菜。什么魚啊蝦的,幾乎全是海鮮。

    羅峻由于見到了女兒,他的心情非常的好。他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好酒來招待夏建,這讓夏建非常的感動。

    阿麗燒完了最后一道菜,也坐了過來,三個人便吃著菜,喝著酒,聊起了開心的話題。

    即便大家都挑最開心的話題說,但夏建總覺得還是少了點什么。本來說好了喝一瓶就結束,可是這一喝起來,想結束就沒有那么的容易了。直到兩瓶白酒下肚,有了一點醉意的羅峻,這才讓阿麗把他扶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坐在大廳里的夏建,心里一直在想著以前的情景。記得他剛住在羅一家里時,羅一每天故意找事刁難他,可羅奶奶每次都出來護著他。一想到這里,夏建心里便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。

    “趕緊上樓睡覺去吧羅叔說了,明天就要簽合同了,這也是一件大事,你得精神一點”

    阿麗說著,便開心的大笑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