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通過毛亦的一番介紹,楊騰對天弘十區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。
    天弘十區很大,其中第十區專門用于對外傳送,分工非常明確,比如說楊騰他們傳送到的這片大陸,是外界向天弘十區傳送的指定大陸。
    這片大陸不設置祭壇,所以這片大陸只接受外界的傳送。
    想要從天弘十區向外界傳送,則需要前往第十區的另一片大陸,那才是向外傳送的大陸。
    “天弘十區把傳送功能都劃分的這么詳細,就是為了確保絕對安全。”
    毛亦給楊騰講解,“單方面的傳送,既可以盡最大程度防備外敵入侵,還能夠最大程度確保對祭壇的掌控。”
    楊騰點頭表示理解,看過了第十區的功能劃分,楊騰覺得自己對于諸天萬界的掌控力度還是不夠。
    完全沒有做到和天弘十區這樣的細致。
    雖然這樣的防御措施,對于真正的強者,比如說遠古大帝境界的強者沒有什么意義。
    但者卻反映出一個態度來,證明天弘十區對待安全防御方面,絕對的認真。
    楊騰把這些事情記在心里,以后回到諸天萬界,他會要求下屬,結合天弘十區的具體情況,做出更為詳細的防御措施。
    安全防御,永遠是最重要的。
    因為承擔著傳送的功能,所以第十區的每一片大陸,都非常的繁華。
    毛亦對于天弘十區非常熟悉,他引領著楊騰,參觀第十區。
    楊騰不需要詳細了解各方面情況,他只需要熟悉天弘十區各種大方向上的決策和部署即可,記下這些事情,回去后交給下屬們去完善。
    結合諸天萬界自身的具體情況,做出更適合諸天萬界的策略等等。
    不只是天弘十區,楊騰準備把他在輝煌紀元的所見所聞,都記下來。
    將來回歸諸天萬界之后,這都是非常難得的經驗,可以為諸天萬界的建設,提供重要的參考意義。
    畢竟輝煌紀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紀元,學習輝煌紀元好的一面,對諸天萬界也有促進作用。
    楊騰和毛亦還沒有離開第十區的這片大陸,就有消息傳來。
    “不得了,發生大事了!”
    “一個來歷神秘的中年人,在第十三區鬧得天翻地覆,把第十三區雷家滅掉,還殘殺了天弘大區雷家的二長老,以及雷家的數位強者。”
    這個消息,就像是一場颶風,瞬間席卷了這片大陸,而后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向周圍的各片大陸傳播。
    天弘大區雷家,瞬間成為了這次事件的焦點。
    而那個表情木訥的中年人,則是成為了天弘大區談論最多的人,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個人的身份來歷。
    各種的陰謀論層出不窮,有人說這是五方天域的某個大勢力對雷家動手了。
    也有人編造了一個故事,說在許多年之前,雷家曾經屠殺了一個小家族,把這個小家族滅門。
    作為這個小家族唯一的幸存者,也就是如今的這個木訥中年人,他忍辱偷生,最終成為了絕世強者,然后回來找雷家報仇雪恨。
    總之各種版本讓人目不暇接,楊騰聽了之后,都瞠目結舌。
    他分明是第一次出現在輝煌紀元,以前從未來到過這個紀元,居然被人們賦予了這么多身份。
    毛亦幾次想楊騰請教,問楊騰到底是哪個身份,楊騰都無奈的回答,他在輝煌紀元沒有任何根基,之所以與雷家產生這樣的恩怨,完全是因為天靈大陸星主雷宏的那個兒子。
    如果沒有雷宏的兒子撞了他的飛船,楊騰也不會和雷家的人產生恩怨,就更不會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了。
    毛亦將信將疑,在主人的身份完全揭秘之前,他不是太能夠接受楊騰的說法。
    就因為雷宏的兒子作死,最終楊騰就有可能會滅掉天弘大區雷家?
    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,一個小小的紈绔子弟,導致天弘大區級別的大家族覆滅?
    讓誰說說吧,這也不可能啊。
    所以,就連毛亦都傾向于,楊騰肯定是某個大勢力的人,這個大勢力要對雷家動手,前面的那些事情,無非是鋪墊而已。
    就是為了給別人看的,讓別人看到之后,說雷家太過于飛揚跋扈,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。
    作為風暴漩渦的關注點,楊騰對于這些消息渾然不在乎。
    毛亦卻有些緊張,“主人,要不我改變一下容貌吧。”
    “雖然我沒什么名氣,認識我的人不多,但萬一被人看到了我,會不會給主人你招惹麻煩呢。”
    所有的消息,都說的很詳細,沒人知道楊騰的身份,但卻知道了楊騰身邊的那個修士,是專門以販賣消息為生的毛亦。
    不認得楊騰不要緊,只要能夠認得毛亦,那么就可以找到楊騰,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。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么。”楊騰看著毛亦,目光之中怪異的神色,讓毛亦有些發毛。
    毛亦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主人,你不會是想要利用我,吸引來雷家的人吧。”
    楊騰呵呵一笑,雷家的反應還真是夠慢的,他來到第十區已經半個時辰了,雷家居然還沒有半點動靜。
    如果他想要離開天弘大區,甚至是離開五方天域,這么久的時間,他都不知道能傳送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    雷家想要找他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“雷家,可能是高高在上太久了,享受了太久的安逸,讓他們已經失去了銳氣。”
    答非所問,卻讓毛亦聽到了楊騰想要與雷家開戰的意思。
    “主人,為什么一定要選擇和雷家開戰。”毛亦實在弄不懂楊騰的心思。
    “沒什么,檢驗一下天弘大區大家族的實力,同時也是閑著無聊。”楊騰隨口說道。
    話音未落,楊騰看向了遠處。
    一隊彪悍的修士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。
    “半個時辰,雷家的反應太慢了。”楊騰微微搖頭。
    如果一個大勢力失去了最起碼的警惕和銳氣,那么這個大勢力離著分崩離析也就不遠了。
    毛亦神色緊張起來,雷家這一次出動的隊伍,必然要比二長老雷凡霆帶的隊伍更加強大。
    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,雷家都不可能放過楊騰,這是不死不休的大仇。
    楊騰一臉的平靜,雷家無非就是仰仗著他們的老祖。
    而雷家的那位老祖,目前是否已經晉升為遠古大帝境界強者還未可知呢。
    即便他成為了遠古大帝,楊騰又豈會在乎。
    來的這一隊修士,果然是雷家的隊伍。
    “大長老,這就是那個毛亦。”雷家的隊伍將楊騰二人團團圍住,而后有一個修士,指著毛亦,向帶隊的雷家長老介紹。
    “那個人表情木訥,必然就是殘害雷家強者之人。”
    這個修士在雷家的這位大長老面前,態度非常的謙卑。
    雷家的那位大長老微微點頭,“本長老知道了,你這次功勞不小,雷家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    楊騰記得這個修士,他和毛亦傳送到第十區之后,曾經在域門附近,看到過這個人。
    他還記得,當時這個修士也不知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,多看了他幾眼呢。
    現在明白了,原來這個修士不是雷家的人,而是知道了他和雷家的恩怨之后,跑去給雷家送信了。
    “多謝大長老,小的告退。”這個修士很有分寸,感謝了大長老的慷慨之后,立即退了下去,站在遠處觀戰。
    毛亦認得雷家的這位大長老,作為一個消息靈通人士,毛亦即使沒見過某位強者,也能夠根據這位強者所表現出來的各種氣質,來判斷出此人的身份。
    “主人,這位就是雷家的大長老雷海霆,他與二長老雷凡霆是親兄弟,兩人幾乎把持著雷家的一半權勢。”
    “雷海霆不僅手段過人,而且實力非常強大,更為重要的是,雷家家主之下最強之人,被譽為雷家戰神的雷東皇,只聽命于雷海霆一人!”
    也正因為雷東皇的緣故,雷海霆才會穩穩的坐在雷家大長老的位置上。
    就連雷家家主,都會給雷海霆幾分面子,家族有什么大事,都會征求一下雷海霆的意見。
    “那個陰郁的壯漢,就是被譽為雷家戰神的雷東皇。”毛亦指著雷海霆身側的一個壯漢說道。
    楊騰看了一眼雷東皇,并沒有在意。
    各種所謂的戰神不計其數,某一地的某個修士戰斗力強悍,曾經有過輝煌的戰績,都會被稱之為當地的戰神。
    這種戰神含金量不大,就是一個名頭而已。
    雷海霆也在打量著楊騰,他并沒有因為二長老雷凡霆被殺,就被仇恨蒙蔽了雙眼,讓他失去理智。
    反倒是雷凡霆之死,給雷海霆提了個醒,讓他更加謹慎的面對楊騰。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人,為何要與我雷家為敵。”雷海霆語氣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,完全聽不出來他是怒還是平靜。
    楊騰微微搖頭,“這些廢話,我已經說過了,現在再說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    “是你們雷家招惹了我,還不依不饒的想要殺掉我。”
    “為了自保,我不得不出手。”
    沒等雷海霆繼續說話,站在他身側的雷家戰神雷東皇怒道:“你這個狂徒,膽敢殺害二長老,你死有余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