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快3 开奖结果
    ..,

    新曄長老毫不猶豫的開啟了倉庫大門,走了出去,按照唐宇標注的捷徑,親自嘗試起來。【 .】,

    看著關閉的倉庫大門,唐宇無語道:

    “又不一定非要出去才能嘗試,從里面往外走,也不一樣的嗎?而且,這種東西,用神念稍微探查一下,也能發現吧”

    “我真沒有發現。”

    語瀾有些慚愧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說明你對陣法了解的不多,不了解很正常。那位新曄長老,應該是能發現的,卻偏偏沒有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他確實是想親身體會一下,從自己布置的陣法中,行走在漏洞中的感覺是什么樣的呢?”

    茴夢弱弱的吐槽道。

    眾人聽到這話一愣,隨后哈哈大笑起來:“確實,這種感覺,一定很美妙吧”

    新曄長老在陣法上,確實還是有點水平的。

    沒有經過唐宇具體應該怎么走的指點,在發現了唐宇標注出來的漏洞后,他也確實通過自己的方式,僥幸至極的通過了這些漏洞,并且出現在倉庫建筑主體的墻壁外面。

    隨后,他又從另外幾個捷徑中,走出了外面的十層陣法,回到倉庫大門口,開啟了陣法,走進了倉庫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,這里布置的陣法,確實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新曄長老黑著臉,臉色十分難看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估計,發現這里陣法有問題的,我應該不是第一個,只不過其他人知道,你們這些大佬惹不起,所以不敢親口說出來罷了”

    唐宇突然笑瞇瞇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語瀾明顯聽出這話有問題,立刻瞪大了眼珠子問道。

    “剛才,我在探查外面陣法的時候,發現幾個漏洞中,明顯有一些別的氣息存在。為什么這些氣息偏偏出現在漏洞之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,其實早就有人發現了漏洞,并且通過這些漏洞,進入到倉庫過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語瀾,新曄長老也意識到唐宇這句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沒錯”

    唐宇點點頭,又似笑非笑的說道:

    “這還只是個倉庫,如果連藏寶閣,你們也是通過這種辦法來布置陣法的,我能想象到,里面丟失的東西,有多少了”

    “該死是誰”

    語瀾瞬間大怒。

    作為現如今,掌管著鳳火峰大大小小事物的她,對于這種事情,是萬萬不能忍受的。

    唐宇看了一眼語瀾,立刻明白,她生氣的不是倉庫中,有東西丟失,而是因為藏寶閣也確實按照這種布陣的方式來布置的,而且很有可能,確實丟失過東西。

    “語瀾大人,這都是我的錯請求懲罰”

    新曄長老第一時間便主動認錯,臉上露出了慢慢愧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唐宇,我現在請你幫忙,幫我重新把倉庫、藏寶閣,乃至整個鳳火峰需要布置陣法的地方,全部布置一遍。”

    語瀾一臉懇切的請求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唐宇頓時想要罵娘了,他剛才吐槽這里的陣法,只是身為一個陣法師,看不得這里的陣法這么垃圾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讓他重新將這里的所有陣法,都再次布置一遍。

    這其中花費的精力,絕對不小。

    是他萬萬不愿意的啊

    “唐道友,你只需要將倉庫、藏寶閣等等幾個重要的地方的陣法,布置一遍,就行了。其他的,你只需要指導我等,讓我等來動手便可以”

    新曄長老看到唐宇的不情愿,連忙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我答應了,誰讓月殺和茴夢,都是鳳火尊者大人的親傳弟子呢看在他們的面子上,我也得付出一點不是”

    唐宇無奈的嘆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放心,這件功勞,我會記下,并且也會稟告師父。本來,你就已經是咱們鳳火峰上,最最尊貴的客人,加上這個功勞,我估計你以后提出任何要求,我師父都會同意,哪怕是她不一定能夠完成的任務”

    語瀾再次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哦你不說我還忘記了,這么說的話,那我其實是可以隨便,從倉庫、藏寶閣中,拿取東西的唉”

    唐宇故意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”

    看出來唐宇調侃的語氣,語瀾雖然有些無語,但還是硬著頭皮,狠狠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新曄長老在一旁都驚呆了

    他雖然心中已經承認,唐宇在陣法上的水平,肯定要比自己強大不少,可是一聽到語瀾表示,哪怕是鳳火尊者都說唐宇是他們鳳火峰上,最尊貴的客人,還是讓他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心中頗為的詫異,唐宇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才會被鳳火尊者打上這樣的標簽。

    但,他能感覺到,這件事情,恐怕和鳳火尊者有關系,所以他心中即便再怎么好奇,也不敢隨便詢問。

    “我把那些氣息都記錄下來,人數應該不會低于五個。至于是不是鳳火峰的修煉者,我就不清顧了,你們自己通過氣息排查去吧我先在倉庫里面轉轉,看看有什么材料,適合布置陣法的。”

    唐宇隨后便說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,先去藏寶閣看看吧?那邊的材料更加珍貴,用來布置陣法,可能會更加合適一些”語瀾聽到這話,立刻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也行”

    唐宇當然是無所謂的。

    畢竟,他本身就有截留一部分材料的想法,能拿到更加珍貴的材料,肯定更能讓他高興。

    即便他知道,語瀾肯定也清顧這一點,但卻主動提出,要讓他去藏寶閣看看,還是說明她很相信唐宇的。

    這就讓唐宇更加滿意了。

    藏寶閣的位置,距離倉庫并沒有多遠。

    相比較而言,藏寶閣從外表上看起來,要稍微華麗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看著進進出出,弟子并不少的藏寶閣,唐宇十分納悶,忍不住問道:

    “難道你們鳳火峰的藏寶閣,是對所有弟子開放的?這里怎么這么多人進出啊?”

    “這也是師兄的一個主意,這么多人進出,是為了掩人耳目。因為在藏寶閣的上面,是咱們鳳火峰的任務大廳”

    語瀾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有這么多晶石鏡像屏幕,原來是用來發布任務的。這個想法倒是挺不錯的,可惜……就是布陣的水平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緊隨其后的新曄長老,忍不住就咳嗽了起來,臉上滿滿的都是尷尬之色。

    因為藏寶閣的位置,比起倉庫肯定要重要很多。

    當初布置這里的陣法,幾乎由新曄長老一力承擔。

    不過,僅憑他自己一個人,肯定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還讓自己的弟子幫忙,也算是一脈相承了。

    但正是因為一脈相承,這里同樣按照互相鑲嵌的方式,來布置出的陣法效果,竟然比倉庫那邊還要差勁。

    雖然因為陣法的層數,要比倉庫那邊多不少,所以整體效果,要比倉庫的防御確實強大不少,可對于唐宇這樣的人而來,想要進入到這里,依然非常的方便,來去自如

    這些話,唐宇想了想,還是沒有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他站在大廳中,一邊好奇的看著晶石鏡像屏幕上,存在著的各種任務,一邊放出神念,將位于地下的藏寶閣,完全的籠罩起來,來檢查其中的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結果,越看越氣,差點又想罵人了